企业

精选栏目

“鸟妈妈”的151天

《科技生活》周刊||热度 ( )

编辑/吉菁菁 校对/李云凤 供图/视觉中国

企业 在鸭绿江口湿地与盗猎者的遭遇,开启了辽宁摄影家姜信和夫妇与鸟相守的一段缘。为了让这些可爱生命来到世界,历经努力,将抢救回的数百只鸟蛋进行孵化、喂养、野化、放飞。从救下鸟蛋到最后一只不能飞翔的小鸟死亡,一共历时151天,姜信和夫妇用镜头和笔记录了作为“鸟妈妈”的经历。

▲“鸟妈妈”扇动着手臂教小鸟起飞,手、胳膊、肩膀成了它们起飞和降落的平台;小鸟的翅膀渐渐羽翼丰满,飞行能力也渐渐提高。

▲2017年5月14日上午,妻子陪我在鸭绿江口滨海湿地摄影时,发现窃贼在偷海鸟蛋,我们果断制止并电话报警。一听报警,窃贼吓得丢下几百只海鸟蛋,落荒而逃。按照森林公安的要求,我们在现场将海鸟蛋清点了数量。看着散落一地的鸟蛋,我和妻子心急如焚,怎么办?

▲为了最快速度的给海鸟蛋保温,经野生动物主管部门同意,我和妻子决定人工孵化这些鸟蛋。为保证孵化温度的恒定均衡,每天早、中、晚、半夜,妻子按时翻动鸟蛋。

▲经过20多天的努力,包括黑翅长脚鹬、反嘴鹬、燕鸥等60多只小鸟陆续来到这个家。当听到蛋壳内的幼鸟鸣叫,我的心都融化了。破壳而出的海鸟,让我亲眼目睹生命以卵生形式来到这个世界。没出壳多久,这些小鸟中的燕鸥开始叫嚷着要食吃,很显然,它们对这一切适应的要比我们快。也许从破壳的那一刻起,它们就觉得世界就是这个样子。

▲可能是卵生动物特有的习性,这么幼小的鸟很粘人,总是叫着找“妈妈”。当把它捧在手里时,它就显得很安静了。

▲由于环境原因,刚出生的黑翅长脚鹬和反嘴鹬没有母鸟带领,不能自己觅食,这就辛苦了“鸟妈妈”。

▲小鸟成活率也很低,经常毫无征兆地死去。看着死去的小鸟,我们心情非常悲痛。在饲养这些小鸟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,黑翅长脚鹬和反嘴鹬两种鸻鹬类幼鸟不是由妈妈喂大的,而是跟着母鸟行走,自主觅食,我们的饲养方法不适合这两种鸟类存活;于是,我们联系了森林公安和野保部门,他们带着犯罪嫌疑人将小鸟放生到鸟蛋生出的地方。

▲为了野化训练方便,我们在野外选择了一块不影响其它鸟类栖息的地方,搭建了帐篷,作为我们临时的野化训练基地,训练小鸟适应环境,以备回归自然。过程不是十分顺利。最开始小鸟有些不适应,你这边把它们放下,它那边就跑过来找“妈妈”。

▲它的身体很小,绒毛有保护色,所以它们一不小心走失就很难被发现和找回。

▲妻子自从做了“鸟妈妈”,照顾小鸟和孵化鸟蛋的重任使她非常疲劳;她常常在野化现场打盹。打盹时,小鸟们依偎在她怀里取暖、睡觉。

▲自然环境中充满了各种危险,一不留神,就会有大鸟因为争夺领地而驱赶小鸟,甚至把小鸟按在水中淹死。为了保护小鸟,我们和外来大鸟的“地盘争夺战”时常发生。

▲70多天大的小燕鸥已经完全换了羽毛,“鸟妈妈”训练它们在水里觅食;怕它们吃不饱,“鸟妈妈”带着食物,偶尔作为补充。

▲一天一天地过去,飞行羽长成的小燕鸥从只能在原地扇动翅膀到起飞在近处盘旋,飞行能力逐渐提高。长大了的孩子终究要离开家的,它们越飞越远,越飞越高。我们不知道来年迁徙时节还能否见到和识别它们,但是当我们顺着叫声仰望天际,我们会把天空中飞来的每一只候鸟,都当做是我们自己孵化出来的“鸟孩子”。

分享到:         

历期科技生活周刊

更多 +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:

摩博科技 润东汽车 上海永久 数字东城 天嘉交运 天康集团 五征集团 兖矿集团 浙江联运 奥米茄陶瓷